独家对话“韭菜”陈沛晓:在FCoin炒币亏了70万,张健让我后果自负

8月27日,一篇名为《FCoin:一个韭菜的血泪控诉》的文章在微信里被热传,作者陈沛晓在文中讲述了自己通过数字货币交易平台FCoin炒币、2个月巨亏70万人民币的经过。

陈沛晓称,其于6月中旬在FCoin先后投入32万自有资金和50多万借贷资金,用来购买FCoin的平台币FT。后来,陈沛晓在亏掉40万后选择“割肉”止损。没过多久,其又用剩余的43万购买了ARP币,没想到该币种秒跌90%,43万变成了不到13万。

文中讲述,因为无法承受巨额损失,陈沛晓的妻子服用安眠药自杀(后被及时抢救),现已带4岁儿子离家出走。“我的家庭面临着家破人亡”,陈沛晓写道,自己与FCoin方面沟通,但对方让他后果自负。因此他通过在微信发文的形式“实名举报”,罗列了FCoin及其关联公司和人物的5条“罪状”。

对此,FCoin创始人张健在朋友圈回应称,该文系“造谣”,并暗示竞争对手煽风点火、炒作八卦。一个名为“FCoin社群”的微信公众号则发文质疑陈沛晓“背后有人指点”、“职业维权”。

张健在朋友圈回应,称陈沛晓文章内容为造谣

真相究竟如何?区块链Truth(ID:chaintruth)在第一时间独家专访了陈沛晓本人,他详细介绍了自己在FCoin上的投资经过,并回应了网络上的一些质疑。区块链Truth也联系了张健,但他并未给出具体回应。

陈沛晓告诉区块链Truth,自己从今年5月开始接触数字货币,后来因为“信任张健”,先后投入了80多万人民币用来购买FT,亏掉40万后又把钱压在ARP上希望翻盘,但ARP突然暴跌、FCoin却在暴跌的时候无法登录,因此他怀疑FCoin操控价格、收割用户。



陈沛晓自称在FCoin关联公司看到的市值管理文件

陈沛晓也向区块链Truth介绍了自己对一家小额信贷公司的投资经过和维权经历,以证明自己并不是“专业维权人士”;对于外界质疑他的真实出生地和自称居住地不一致的情况,陈沛晓表示自己是甘肃人,后来到河南谋生。

不要炒币、更不要借钱炒币;远离数字货币、远离FCoin。这是陈沛晓用70万买到的两个惨痛教训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陈沛晓的介绍中,OKex、FCoin这样的交易所无需“翻墙”、直接就可以登录,他还通过微信群和金色财经等媒体获取炒币信息。可以说,陈沛晓的悲剧是在国家已经明令禁止ICO和数字货币交易的背景下、地下市场仍然猖獗造成的悲剧。

去年9月4日,央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公告称,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,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,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。最近,封停炒币自媒体、禁止线下炒币活动、清理炒币支付接口,监管一直在与黑市对抗。

尽管如此,不少交易所禁而不止、仍然通过把注册地放在海外的形式继续对国内用户提供炒币服务。照此下去,类似陈沛晓的悲剧还会越来越多。

以下为区块链Truth(ID:chaintruth)与陈沛晓的采访实录,内容略经调整:

被FT和ARP两次收割70多万

区块链Truth: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数字货币?

陈沛晓:今年5月第一次接触了数字货币,最早了解到的是比特币和以太坊。起初注册了OKex,OKex是不需要翻墙的,直接可以上,当时我用银行卡支付18万元购买了比特币。

区块链Truth:为什么会购买FT?

陈沛晓:我加了FCoin微信群和电报群,也看到金色财经和巴比特上面好多文章都在说FCoin高收益。之后,我就开始关注FCoin,发现它的创始人是火币前CTO张健,还写了一本书。

起初,我看到FCoin在好几个平台文字直播,一直播就拉盘。刚开始涨的时候,我没买,后来有一个大的跌幅的时候,我也没买。我对投资数字货币真的没啥经验,就是感觉特别信任张健。

我看他们说分红挺高的,手续费全部返还、兑换成FT。所以我从6月15号开始买入FT,一开始买了20多万。后来又投进去50多万,全部买了FT。刚开始的二三十万是我自己的钱,后来又投的50多万是借贷的钱。这些钱一方面是我刷信用卡获得的,另一方面是通过银行借贷获得的。

区块链Truth:第二次决定投资50万之前有没有考虑过风险?

陈沛晓:我当时缺乏对市场的认识,他们宣传FCoin是要干掉币安、OK、火币三大平台的。我入场的时候,FCoin它的流通市值才一二十个亿,当时币安的市值都一两百个亿了。

我刚买没多久宝二爷就来了,他还天天在电报群里说,FCoin有前景、用户量几百万……

后来FT下跌,本来我差不多就要割肉了,但是平台出了一个平准基金,后来又陆续出了好几个公告,意思是请大家放心,平台资金实力雄厚,准备资金充足。

张健总说价值投资、长期持有、市盈率低、拿多久都能回本,于是我就一直坚持拿着。后来,我又买了几次,但自己算了算,发现分红完全弥补不了下跌,就不敢买了。7月,我将FT全部清仓,账面上亏了40万。最高的时候我买了80多万FT,其中32万元是我自己的钱。

FT价格日线图

区块链Truth:在FT上亏了40多万,为什么又去买ARP?

陈沛晓:除去5月我在OKex平台上交易过,之后我所有的交易都在FCoin平台上完成。当时,我看到ARP一直在涨,人们都说这个币稳了。其实ARP的利润并不高,一天也就涨三四个点,FCoin里面包括FT一天高的时候有几十个点,ARP都涨了将近一个月,币价才翻了一倍。当时我就想着图个稳字,只买ARP,慢慢把亏的钱都补回来。

ARP价格日线图,7月20日晚几分钟内跌去90%

7月18号,我买入ARP,20号晚上9点多ARP就开始暴跌。当时,我一直通过AIcoin看K线图,我用电脑登录FCoin平台,官网可以打开,但是一直无法登陆,没有提示,网页刷不出来。暴跌结束,大概十几分钟后,我才登上了FCoin。但这个时候,币价已经跌去了90%,我一整个晚上没有睡,脑子都是迷糊的,原本43万元买入的代币我13万卖了,一晚上赔了30万。

FCoin:后果自负

区块链Truth:能否介绍一下和FCoin沟通的具体过程?

陈沛晓:从ARP暴跌到我去北京之间的近一个月内,我其实一直在家给张健和他老婆写信,但写了之后,他们一直没有回复我,我还把东西发给周小雪,但是都不行。

8月21号我坐火车去北京,在路上遇到了好心人,把我的遭遇跟他说了之后,他建立了一个微信群,把我和张健都拉进了群里,我跟张健说了我的家庭情况后,张健说,你别激动,等我想想办法。

之前,我写过一封信,在电报上发给张健,他也没看。第二天一早,我就把这个信通过微信发给他了,发给他之后,他说尽量想办法。之后,他就让一个他们团队的成员和我联系,他问我啥情况,我大致跟他说了之后,后来他就跟我说,大概意思是张健正处于创业初期,都像你这样让他赔,他会破产。然后他就说,意思是肯定不会给你赔的,你自己回去跟家人好好沟通沟通吧,早点儿回去吧。

来到北京后,我到了他们公司,浦项大厦B座25楼,在门口待了五个小时,找不到人。第二天,我又去了浦项D座37楼找人,结果保洁阿姨说他们上周人还在,团队有20多个人,这周全都搬走了。我在望京浦项张健公司楼下地上坐了三天,我实在没办法了,包括我跟张健说我在博晨用力推电梯,表示我要跳楼,他都一直没有回我。

陈沛晓曾一直和张健联系,但对方未给出合理的解决方案

我到朝阳经侦队去报警,经侦队让我出一个银行流水,这需要我到我们河南南阳当地银行去办理。恰好,中午妻子也打电话表示,她一个人在家撑不住了,我想想算了还是先回去吧。

回家之后,我继续跟FCoin联系了。张健找的跟我联系的人一直跟我说,你有什么困难跟我说,我尽力帮忙。我中午离开北京之前,他也这么说。我就想我亏损这么多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你们造成的,你们这边最起码让我把账还了,给我老父亲治个病,救个命。

区块链Truth:发这个公开信的诉求是什么?

我跟张健已经沟通了五六天了,今天发的这篇文章是我在高铁上用手机一个字一个字抠出来的,写好之后,我把这个文章发给张健,但他根本没理我。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,8月26日下午申请了微信公众号,我就把文章发在了微信公众号上。

发公开信,我真的没什么要求。我其实根本就不再指望找他要钱的事儿了,只是想把我的事情讲一讲。对他们这个态度,我真的很绝望,我只是想发出来让大家知道这个事情,知道这个平台怎么坑人的。文章发出后,也没有一个FCoin的人联系我。

区块链Truth:现在总结亏损的原因是什么?

陈沛晓:一是其实我对数字货币缺乏投资经验,完全是在平台表示价值低估、长期持有分红,包括宝二爷的鼓吹之下,我才坚持拿着。按照平时的投资习惯,可能我早割了,也不会割这么惨。二是ARP暴跌我登不上FCoin,当时ARP反弹到7毛多了,我完全有机会委托卖了,但是根本登不上,干着急。

区块链Truth:这个事情有什么经验教训么?

陈沛晓:第一,不能借贷去炒币。第二,远离数字货币,远离FCoin这个平台。

区块链Truth:家里现在的情况如何?

陈沛晓:我老婆吃安眠药自杀,后来我及时发现,洗胃度过危险。她之前跟我说过她要带孩子跳楼,8月26日晚上她跟孩子就走了,我打电话一直不接,后来我就发微信,我说你回来有什么困难大家一起解决,她就说你别逼我,逼我我就跳楼。家里的亲戚朋友也一直在帮忙找,到现在(截至8月27日晚7点)也没有找到。

回应质疑

区块链Truth:有人找到了你之前维权的文章,质疑你是专业维权人士?

陈沛晓:去年,我的同事跟我说,福建嘉森木业下面的富友联盟准备在香港上市,就是你投钱他给你分红。大概在2017年9月,我投了2万多,后面他就一直让你投,我累计投了5万多块钱,最后结果换来是十几把梳子。

我到我们当地的刑侦队和刑警队都去报警了,报警之后,经侦队意思是我们这边警力太弱了,金额也不大,福建、河南来回跑多麻烦。当时派出所把我踢到刑警队,刑警队把我踢到经侦队,经侦队又说我这个事情影响范围真的不够大,意思是等我这个事情全国爆发的时候,上面自然会反馈下来。后来我就没办法,钱一直取不出来。

关于富友联盟,陈沛晓曾多次发帖维权。

2018年1月,我就把这个东西写下来发到网上,也就是发在富友木业的贴吧里面,因为我考虑发到网上他们会注重影响,会把5万多块钱退给你,但是其实根本没用。我一毛钱都没要回来,只留了一堆梳子,那些梳子现在还在我柜子旁边放着,一把都没拆。

区块链Truth:FCoin社群的回应文中,质疑你身份证号和现居住地址不符?

陈沛晓:我本来就是是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区碌曲县人,后来我们全家迁到了河南。

区块链Truth:有人找到了你的微博,表示你炒股,又买P2P,没有正当职业?

我其实对炒股不太懂,当时网上有一个叫大漠飞鹰的,他炒股炒得挺不错。我也挺崇拜他的,一直关注他。他就说希望崇拜他的人多多转发他的东西,他就会传授一些经验。

我从2015年4月开始炒股,一直到2017年1月结束。炒股的时候投资的情况有亏有赚,但买得少,股市波动比较小,所以炒股也没有亏多少钱。

我现实中是在公司上班的。

区块链Truth:后来为什么删掉了公号文章?

陈沛晓:我不想继续了。因为网上抹黑我的文章,很多人都在人肉攻击我和我的家人,我爱我的家人,我不想让他们再受到其他伤害。

来源:区块链Truth

说点什么

热门评论

这里空空如也,期待你的发声

  • 沪ICP备18015846号Copyright © 猛犸财经 版权所有